Latest updates‎ > ‎

中國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總幹事王淼

把握跨界特性 空中互聯網商機無窮

看好民眾當機時空中航程間的上網商機,大陸已經啟動「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不但逐步進化機場上網環境,更進一步把現代人上網需求帶到空中。
採訪/施鑫澤  文/楊迺仁


上網,早已成為每個人無時無刻所從事的行為,即使是走在路上、坐在車上,隨時隨地拿起手機上網,相信早已是許多人的生活習慣,如果讓一個人停留在一個密閉空間數個甚至十幾個小時,卻不能上網,相信會是很多人難以忍受的事情。
事實上,真實世界中確實有個場域的上網難度非常高,就是飛行在天空的民航機。但也因此「空中互聯網」已經被各界視為新藍海,紛紛投入資源研究,尤其是中國大陸民航業更是積極。
根據中國民航局的統計數字,2014年中國大陸境內民航旅客運輸量達3.9億人次,假設人均飛行為2.5小時計算,一年都有約10億小時。如何佔據旅客這些在機上的「閒暇」時間,開發創新商業模式,便成為民航業接下來致力提供的新服務及新商機。
目前擔任中國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11月份將更名為空地互聯網產業聯盟)總幹事,當年負責中國國際航空(國航)國航新電子商務平台、B2B代理人分銷系統、航空移動商務等多個專案的王淼,職業生涯可說跟民航信息化、民航互聯網及行動互聯網的關係都相當密切,對空中互聯網為何有別於傳統互聯網,更有相當深入的洞見。
王淼指出,民航業跨入互聯網的業務特性,就是「跨界」。如紙票變成電子商務時,旅客可以很方便的透過網路購買機票劃位時,讓民航業可以更容易地接近終端客戶。如王淼從2009年開始負責國航電子商務,建成當年就有60億人民幣的收入,比當時的京東電子商務還大,讓王淼意識到,所有的行業經營都因為互聯網,競爭變得非常激烈,很容易就被顛覆掉。
但當時的民航業只是將互聯網當成工具,直到3G/4G行動網路出現後,民航業才開始關心互聯網服務對航空業服務帶來的影響。王淼指出,民航業雖然也很重視互聯網技術,但民航業也有著許多特別的行業屬性,考慮的問題如飛安就不同於一般產業,因此在接受新技術或新應用時,會有更多的考量,需要克服的困難也更多。
但如果在珠穆朗瑪峰,手機都能收到訊號,在萬里高空卻不能上網,實在沒道理。於是從2011年底開始,全球民航業紛紛開始在客艙佈署互聯網,王淼也在當時雀屏中選,成為國航機上網路建設辦公室的負責人,開始對空中互聯網做更深入的測試及研究。

跨界是民航業電子商務最大特性

王淼認為,互聯網技術為民航業帶來的不只是單純的上網服務,而是業務方式的改變。
「民航業的電子商務方向跟其他電子商務的不同點,在於銷售的其實是一種『機會』。」王淼說:「同樣旅程的機票,在不同的時間點會有不同的價格,所以收益管理的過程要非常精細,如一張機票是800元,過了一個小時就可能變成1800元。」
王淼指出,很多人都以為航空電子商務很單純,其實不然。比方說,從北京到台北,有很多走法。以直飛為例,又有頭等艙、商務艙及經濟艙等艙位的差別,有不同時段的價格,還有行李、選座位等考量,如果是中轉,除了加入星空聯盟等額外因素外,還可能會有跨業的組合。如機票+船票、機票+酒店等,產品組合其實很豐富。
這也是王淼認為,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在航旅電子商務的表現,會比較弱勢的原因。因為民航業的商業模式,需要多年的沉澱與理解,需要許多專業背景,不是提供快速服務就有競爭力,光是採購流程就有許多複雜的算法,如台北到舊金山,旅客是什麼樣的人,哪一種價格適合這個旅客,其實都有非常專業的考量
但王淼也強調,OTA 平台(Online Travel Agency)如攜程網,仍是航旅電子商務不可缺少的一環,可以與航空公司的電子商務共存共榮。OTA的優勢在於有更細緻的服務如交叉銷售,但OTA無法將航空公司所有的產品作深度的展示,而航空公司則是以專業見長。
王淼以航權為例指出,從北京到台北的旅程,並不是所有的航空公司都能提供,即使能飛,也會有配額的差別。在供應有限的狀況下,就算某家OTA不賣,要找到其他OTA來賣,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也讓航空公司得以保留一部份更有競爭力的服務及價位。
此外,航空公司的服務也受到非常嚴格的控管,雖然曾有業者提出將航空公司的所有機票放到公共系統,讓OTA、旅行社或直銷旅客去購買。但王淼表示,每一家航空公司都有專屬的特性,有些航空公司也有獨特的經營模式,如有些廉價航空如春秋航空,就完全只靠自己的APP及平台提供機票訂購等服務,類似航旅縱橫這樣的平台,想要將所有的資訊整合在一起提供給客戶,其實有一定程度的困難,應該要能跟航空公司好好合作,提供更好的服務給旅客。
王淼認為,航空公司跨入互聯網後,除了要注意更多細節外,最重要的是要考慮跨界的需求,設法整合更多的資源合。因為旅客的需求絕對不是單一的,航空公司不能只是想到賣機票給旅客而已,如可以跟CIO協會合作,了解CIO坐飛機時想要看什麼樣的影片,提升用戶體驗,但航空公司不可能自己拍攝給CIO看的影片,就需要找專業媒體合作。
「航空公司在做電子商務時,一定要認清自己的優勢是什麼,航空公司雖然有機票的資源,是所有旅行業者都需要的資源,但也要知道自己哪裡不足。」王淼強調:「如何透過跨界合作,互相介紹客戶及產品,是未來航空公司做電子商務時,需要努力的方向,因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連結才是最大的價值。」
從跨界到融合

空中互聯商機無窮

航空公司開始在客艙佈署互聯網後,王淼認為,就要從「跨界」進入「融合」的狀態。航空公司必須搖身一變,也變成互聯網公司,不能只是將互聯網當成工具,不再只是提供從甲地到乙地的服務組合而已,而是要能為旅客在客艙這樣的空間,打造使用互聯網的服務。
因為飛機上的互聯網服務,一定要由這家航空公司提供,與傳統的互聯網市場,可能會有很多業者提供上網服務,就有本質上的差別。王淼認為,空中互聯網不應該是航空公司提出要求,互聯網業者再設法提供,而是應該要共同合作,發想要如何提供獨特的用戶體驗。
「航空公司、航材供應商、互聯網業者、系統運營商等,都需要透過平台交流。」王淼說:「加上專業團隊協助,才能找到空中互聯網全新的業務機會,發展創新的商業模式。」
這也是中國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成立的原因。中國空中互聯網產業聯盟在2014年11月成立,屬於非營利組織,主要任務是將空中互聯網的新技術、新創意、使用者體驗及業務機會,跟航空業分享,同時提供諮詢服務,聯盟成員已有200多家,包括中國所有民航業、機場、行動通信服務、衛星廣播業、互聯網業者等。
王淼指出,在飛機上佈署互聯網,單一家航空公司的投資可能都要十億人民幣,對股東來說,雖是一個潛在市場的投資,但如果決策面很長,想要推進創新業務,會有一定程度的問題,也是目前推動空中互聯網所面臨的最大阻力。
此外,改裝飛機最少要三天,甚至要到七天,而且因為飛機型號的不同,需要不同的改裝技術。雖然中國大陸地區已經有100架飛機可以提供互聯網服務,但相較於中國大陸目前已有2,500多架飛機,比例不是很高。
反觀北美地區已經有2,500多架飛機已經有地空網路,但王淼指出,空中互聯網的商業模式還沒有做好跨界融合,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接下來要努力的方向,就是先讓所有的航空公司都能先觸網,至少都有一到兩架飛機可以上網,然後再跟一兩家先進的航空公司合作,將整個機隊改裝。
王淼認為,如果能夠讓一些目前在市場已經是領頭羊的航空公司,開始提供空中互聯網服務,就像1960年代第一家在飛機上放電影的北歐航空,就會引發旅客非常大的關注。

目標空中上網平價化

如目前東方航空的上海到洛杉磯、上海到舊金山的航線,已經開始提供上網服務,頻寬約在2M到4M,主要是受限於衛星線路。王淼認為,未來的飛機旅客,每個人都能使用至少1M的頻寬,如此一來,至少看電影就沒什麼問題,預計今年年底,中國大陸的旅客就可享受到這種等級的頻寬服務。
此外,讓已經有實力的互聯網業者加入,是相當重要的關鍵。因為要讓地面所提供的互聯網服務,轉移到空中提供,需要更多專業的協助,如中興通訊可以將手機4G技術應用到飛機到地面的通訊網路,讓飛機跟地面能有寬頻網路的連接品質,體驗甚至可能會比在家裡上網還要好,而且成本還更低,平均每個旅客分攤下來,使用成本可能只相當於一瓶礦泉水。
王淼希望三到五年後,中國大陸2,500多架飛機都能有地空連接的互聯網,衛星直播的電視節目,並提供付費的高速上網服務。未來甚至可以預想,以後在飛機上網都是免費的。
王淼認為,每個人其實都擁有兩個空間,一個是實體,一個是虛擬,飛機可以帶人到更遠的地方,互聯網可以帶人接觸更多的資訊。如果有了空中互聯網,可能從台北到上海的飛行過程,就可以先透過互聯網開會,下了飛機就直接進行其他行程。
「空中互聯網可以將人與人之間的時空,聯繫的更加緊密,生產力也跟著提高,私人的空間也會變得愈來愈少,所以更要懂得珍惜控制自己的時間。」王淼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