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彰化銀行 資訊處處長 陳斌

謹慎朝虛擬金融邁進
FinTech近期成為金融業與電商、服務業等的熱門議題,身為百年老店的彰化銀行,本著保守穩健的態度,逐步開展虛擬金融的服務。
採訪/施鑫澤 文/張煌仁


金融業近年來面臨全球化競爭的影響,提昇競爭力的需求日益增加。其中,透過資訊IT的幫助,為銀行在本業中提昇實力,並在其他領域開創商機的方式,已經成為近期金融業不變的定律。在國內已經成立超過百年老字號的彰化銀行,對於投資資訊化的計畫始終不遺餘力,彰化銀行資訊處處長陳斌就表示。

整合資料管理 推動金融私有雲

彰化銀行總共有九個海外分行,每當到了結帳日,過去的作法是透過網路,將海外分行結完帳的資料匯回,再由總行來彙整即可。但是,在公司推動標準差方案時,對於相關資料都會看得更加仔細,因此這樣的資料已經不符合使用。因此,就有需要把每一筆的交易資料透過網路能在第一時間內傳送回總行,這時候彰化銀行就有了建置私有雲的需求。
「當時推動私有雲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將海外分行的資料一起由總行來處理,可以降低誤差與提升效率。」陳斌指出。
而在建立起私有雲的架構後,陳斌指出,目前包括大型主機、ATM資料,都由中華電信的網路就可以處理,不需要再透過專屬網路來進行,方便統一管理。此外,因為國內目前的頻寬大又便宜,使得所有的伺服器都不一定放置在分行內,而改放到彰化銀行的各地數據中心。如此,不但方便管理,也達到互相備援的效果。
至於在虛擬通路的部分,彰化銀行也是創業界之先,陳斌直指近期金管會推動的「Bank 3.0」12項業務,這在過去屬於保守穩健型的金融業來說,真是跨出一大步。陳斌舉例道,過去如果要約定轉帳帳戶,這樣的業務過去勢必得臨櫃辦理。但是,如今在「Bank3.0」架構下,在網路的虛擬上就可以申請。因此,如果說目前台灣金融業的虛擬通路發展不熱絡,這寧可說是台灣金融業在保守穩健中逐步開放的結果。

推動Bank 3.0 逐步趕上領先群

陳斌進一步表示,在金管會推動「Bank 3.0」的12項業務之後,下一步在民國105年就將推動的是「數位存款帳戶」。陳斌解釋甚麼是「數位存款帳戶」的作業,就是過去在銀行開戶,存款戶都必須親臨櫃台才能夠辦理。而在「數位存款帳戶」業務起動之後,未來開戶就不僅限於臨櫃辦理,也能在網路中進行,把過去實名制的需求,現在也可以也網路上進行身份的認證,包括透過自然人憑證,或者利用視訊的即時問答狀況,都可以完成身分認證的工作。「未來,當場在網路上開戶,當場就可以使用。之後如果發現帳戶從事非法行為,銀行將會及時關閉帳號。如此,便利許多存款戶的作業。」陳斌指出。
以銀行帳戶開戶的角度,數位存款帳戶,已漸趕上對岸微信銀行的腳步。
陳斌進一步指出,當前我們看大陸虛擬金融發展快速的原因,是因為看到中國阿里雲發展快速的結果。不過,這其中有個很大的謬思就是,阿里雲事實上是自己扮演第三方支付,他並沒有透過傳統的金融業來作付帳結款的動作,完全是使用者存一筆錢在阿里雲中,然後透過阿里雲自己扮演付帳結款的角色。所以,阿里雲自己本身就是個虛擬的金融單位,這與傳統金融單位的開放並不相關,才讓大家誤以為大陸在虛擬金融的腳步領先。
而在兩岸金融業交流意義平凡的趨勢下,大陸金融業看到台灣業者比較審慎的作法以規避風險,也開始朝向台灣業者的作法仿效。開始逐步緊縮限制,使得虛擬金融交易能回歸正常方向。

謹慎保守看待虛擬金融發展

陳斌指出,相對於中國大陸「先放再管」,讓業者在市場中慢慢建立規則後,政府再進行規範的方式,台灣則是傾向「先管再放」,除了維護客戶的安全之外,也讓市場有制度可遵循。對此,或許有人會表示,即便現在台灣加緊的開放,卻似乎有市場已經不在,時不我予的感覺。陳斌則不這麼認為,他表示,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看到中國大陸以外的國家,其實比較台灣現階段在虛擬金融業上的開放,其實並未落後太多。
因此,對於虛擬金融事業的發展,陳斌指出,在中國市場未來的發展一定會分成清楚的兩個部份,一是純金融的部分,另外一塊就是電商的部分。
因為,過去類似阿里雲這樣的電商業者,在支付寶上販買基金的狀況,事實上已經踩到金融業規範的紅線區域。陳斌進一步強調,當前電商業者其實要成立虛擬金融業其實一點都不困難,但是重點是這樣的架構得在銀行法的規範下執行。也就是說,如8%的資本適足率,規範著資產有100億元的銀行,只能作1250億元的生意。但是,當前不論阿里或騰訊都沒有這樣的規範下,P2P的金融作業完全不受限制。因此,中國政府也開始意識到風險,逐步往規範的道路前進。

消費習慣與簡便性 數位金融將開花結果

談到第三方支付的發展時,陳斌強調,第三方支付就是虛擬金融與電子商務的結合,也就是數位金融的變種。至於,這個架構是不是會發展成功,要從兩個角度來看。從收單機制來看,當前最熱絡的O2O收單,包括第一銀行與微信合作,而玉山金與支付寶合作,就是瞄準一年來台近380萬的大陸觀光客,可以透過習慣常用的微信與支付寶來台灣消費,這兩家銀行能作收單銀行而賺取手續費。不過,把這樣的習慣,換到台灣現在每個人都習慣用信用卡支付的消費習慣上時,以當前的環境,恐怕沒有特別的急迫性。但是未來年輕人這群數位原住民習慣使用後,長期來看是有機會發展的。
另外,再由方便性的角度來看,當前銀行的相關帳戶都只是個儲蓄的帳戶,沒有辦法跟客戶的消費行為綁在一起。也就是,客戶去哪邊消費,還是必須用現金、信用卡、金融卡、或悠遊卡等支付工具來支付。而未來虛擬金融與電子商務綁在一起後,透過手機所產生的QR Cord,就能夠進行消費,不需要再利用其他的工具。以目前每個人都有手機的情況,大家都有相關網路帳號的情況來說,從這個方便性的角度來觀察,陳斌認為這部份就可以帶動第三方支付的成功。
因此,就當前的狀況來觀察,第三方支付短期爆升的情況恐怕不容易出現。但是如果長時間來觀察,當隨著智慧型行動裝置越來越普及,人們越來越不能或缺的情況下,透過簡便的認證與支付機制,未來似乎發展將會比較有成長性。

對FinTech發展的看法:樂見金融業投資金融科技新創公司 但必須留意研發產品

104年8月底,金管會公布放寬銀行、保險業投資雲端、大數據、行動支付等事業的辦法,大幅放寬金融業轉投資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簡稱FinTech)新創公司相關產業限制,現行銀行、金控持股上限為5%、保險為10%,未來將擴大到100%。

彰化銀行資訊處處長陳斌認為,金融業轉投資金融科技新創公司其主要的目的無外以下三項:
1.利用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資訊技術快速提升金融業的競爭優勢:
金融業資訊單位資訊人員的資訊技術開發能力往往落後於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員工,且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員工一般年紀較輕,除開發速度較快,設計理念較貼近新世代的年輕人。利用金融科技新創公司年輕且快速的優勢,可大幅提升金融業的競爭優勢。
2.降低金融業的人事成本:
近來金融業為了導入大數據、行動、雲端及社群等四大新興科技,紛紛招募具相關技術的資訊人員以支援業務的發展。惟具備相關技術的資訊人才有限,除招募不易外,也必須開出較優渥的薪資條件以吸引優秀人才。透過轉投資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方式,無需聘用這群尖端的開發人力,節省金融業的人事成本。
3.利用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研發成果增加盈餘:
金融業同質性相當高,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研發的成果一般均可運用於金融同業,因此可將其研發成果『轉賣』給同業,一方面增加盈餘,一方面符合法令規定(被投資的金融科技新創公司51%以上營收或成本來自金融業,緩衝期三年,否則金融業必須降低對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持股)。

對於上述的三項目的,陳斌認為達成第1項目的應該是無庸置疑的,但要達成第2項及第3項目的,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研發的產品就很重要,簡單說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研發的產品除提供給自己的母公司(金融業)使用外,也可轉賣其他金融同業,且其他金融同業也願意使用。舉兩個例子,如果一家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研發出一台指靜脈辨識的ATM,相信其母公司也願意將其轉賣其他金融同業,其他金融同業也樂於採購,因為這項產品運用的是資訊科技,較不牽涉到商業機密,且賣給同業也不會影響本身的競爭力。又例如,一家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研發出大數據分析結合客戶關係管理的產品,分析客戶於各種通路的交易行為,進行客戶關係管理,達到適時行銷的目標。針對這樣的產品,我想其母公司應該不會樂於與同業分享,因為怕同業也具備相同的技能,影響自身的競爭力。同業也不敢採購相關產品,因為怕金融科技新創公司及其母公司掌握自己客戶的交易行為(商業機密)。
總而言之,金融業轉投資金融科技新創公司必須謹慎研發產品,否則研發的產品無法轉售,無形中金融科技新創公司就變相成為金融業的資訊部門,無法達到上述第2項及第3項目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