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Cisco 執行長 John Chambers

萬物互聯網很快就會實現
本文為IDG企業副總裁兼內容長 John Gallant 與Cisco執行長 John Chambers 的深度訪談,除了萬物互聯,議題還包括白牌設備、軟體定義網路、數位企業以及雲端技術。
文/John Gallant 譯/曾祥信


今年(2015)四月在德州的Cisco資料中心採訪該公司執行長 John Chambers 時,我們都不曉得這很可能是他最後一次以Cisco執行長身份接受訪談。直到最近我們才得知,他今年七月就要交棒給 Chuck Robbins,不過仍會保留董事身份並成為Cisco執行總裁。除了職務交接,Chambers同時也會把「打造Cisco成為首屈一指IT公司」的重大挑戰交到Robbins手上,這意謂著新任執行長必須設法使Cisco在資料中心、雲端科技與萬物互聯網 (Internet of Everything) 等領域皆取得領先地位。以下是IDG企業副總裁兼內容長 John Gallant 與Chambers針對這些主題的訪談內容。

Gallant:剛才你談到公司目標的形成時,我記得你用的詞是「最重要的IT公司」。

Chambers:當我以「對客戶的重要性」來定義最重要的IT公司時,我指的是要做到第一名的程度。第一名的IT公司不是以產量或銷量來衡量,而是與商業客戶的關係,因為我的顧客不是一般消費者,而是這些商業客戶。他們將誰視為最重要的合作夥伴?這是我對第一名IT公司的定義。

Gallant:這個目標野心頗大。你們目前的進展如何?

Chambers:要我打比方的話,現在很像1993年的情況,當時我們宣稱Cisco即將改變全世界的工作、生活、遊戲及學習方式,網際網路將成為改變一切的核心原力。每個人都跟我說:「John,這個市場詭譎多變、難以預測,而你也知道,你們只是一間路由器公司」。結果呢,我相信世人應該都同意我們在網際網路做出的貢獻遠超出任何其他公司。現在我們宣稱我們打算成為第一名的IT公司,人們也是說:「這個想法很酷,但不切實際。」
仔細觀察不難看出,現在所有的變革都離不開網路。IT市場上所有公司的行動幾乎都與Cisco計劃方向一致,不然就是朝著與我們競爭的目標前進。「Cisco在正確時機搶佔到有利位置」這樣的說法還算是保守了,我們針對IT架構擬定的策略,以及運用這些策略取得實質商業利益的方法都已奏效。我不方便說出公司名字,但是可以預見網路升級帶來的整體利益將高達一億美金。我談的不只是網路設備升級,更重要的是在萬物互聯網取得一席之地、商業模式轉型、提高安全防護等各種好處。
萬物互聯網發展速度比我預期來的緩慢,我們八年前就開始研究這個主題,當時我必須請別人喝杯酒他們才有興趣談這話題,即使是三年前,我還是得特地邀請商業夥伴來跟我討論。但是從去年的國際消費電子展(CES)到今年為止,萬物互聯網概念以驚人速度蔓延開來,時至今日,已變成無所不在的話題。
一年前,世界經濟論壇(WEF)只有一個關於萬物互聯網的專題小組,今年瞬間成長為21個專題小組。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的重要人物,包括法國總理曼紐爾‧瓦爾、德國總理梅克爾、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以及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等人,現在不必特別解釋,他們皆已知道萬物互聯網是國家未來的重要科技。當他們在考慮誰能夠幫助自己國家達成這項目標時,通常想到的公司就是Cisco。如果你觀察這個市場,舉例來說,當其他公司還在思考要怎麼做才能迎頭趕上Cisco時,我們已經盡全力在研究各項目標的實質效果。我們的作法確實有效,合作案規模也是前所未見。但是當合作對象由企業變成國家時,情況截然不同,過去沒有任何公司有企業對國家的合作經驗,這成為我們能力臨界點的一項考驗。我們已取得達到目標的絕佳機會,現在的關鍵在於執行力。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讚賞我們的願景及策略。

Gallant:你曾提到,過去兩年間Cisco撤換了三成的領導人。是什麼因素導致這樣的現象?你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Chambers:這是為什麼我說,要隨時傾聽客戶與合作夥伴的心聲。過去經驗讓我體悟到,多數領導者升遷到執行長或是經營階層後就很難再保有創新的精神。因此,像我們這種轉變如此迅速的公司,很可能必須維持20%~40%的領導人汰換率。要我承認這項事實並不容易,你也知道我跟底下的領導人非常親近。舉例來說,我們的工程部門總共有92位領導人,雖然是極為艱難的決定,過去兩個月之間我們仍換掉其中的24位領導者。現在我會囑咐人力資源主管我希望能改善這種情況,同時想出提升領導人能力的辦法,畢竟更換領導人的代價很昂貴。

Gallant:對於更換領導人一事,你的準則是什麼?你怎麼決定哪些人應該撤換,哪些人不該更動?

Chambers:我們有一套龐大的人力資源發展計劃,我們在這套計劃中討論如何培養人材、如何有效培育下一代的領導人,包括執行長接班人,以及怎麼培養將來的管理經營委員會領導人。我們會確實地與委員會檢討作法。這套計劃實施已有十年之久,最近三年尤其謹慎仔細。這不僅是接班人計劃而已,我們得決定在哪些領域、培育出多少領導人。過程中必須面對並解決許多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問題,相當棘手。有時候不得不在某人尚未作好準備時就把他擺到某個職位,然後觀察他的表現。老實說,我自己在職涯中就有過大約六次這樣的經驗。當時我以為自己都準備好了,事後回首,我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欠缺什麼,而這並非壞事。我認為好的公司應該將這種「工作中學習」的精神深植到公司的DNA裡。除非當事人因為時機成熟而打算轉換職涯跑道,否則我們很少折損公司領導人。此外,我們也不會讓更換領導人這種事成為值得你們報導或登上華爾街日報頭條的軒然大波。我們會以非常平順的方式替換人事,同時尊重、信任我們的人選。我鮮少會失去我想留下的頂尖領導者。

Gallant:你說你花很多時間觀察創投公司。你認為Cisco下個世代的競爭對手來自何方?

Chambers:我們從四年半前開始轉型,由設備公司轉為網路架構公司。當我在富國銀行會議(Wells Fargo Conference)上提出這個大方向時,我的公關團隊持反對態度,但是我講明,我們未來的競爭對手會是白牌廠商及自由免費軟體。我說我們的敵手不會是IBM、HP或Dell,我認為這是一場「網路建設競賽」,我們擁有的優勢使得我們領先這些大公司,這項優勢將延續下去助我們也領先白牌廠商、免費軟體以及在沒有作業系統環境下開發出來的產品(即所謂的 bare metal)。
Cisco資深副總裁 Soni Jiandani 會告訴你,為什麼我們的「應用中心基礎建設(Application Centric Infrastructure, ACI)」整體成本比起搭載免費軟體的白牌廠商低了40%。我指的是總體擁有成本(cost of ownership)。接著我們還要考量到如何將各種架構整合起來,並運用結合架構創造出實質的商業利益。不難想像,有些新創公司會利用白牌設備,也許省下10%的交換器(switch)成本,卻無法創造商業獲利,甚至更慘的會因為安全漏洞而造成上億美金的損失。資訊長如果意識到這些狀況,尤其是執行長也明白的話,企業就絕對不會採納白牌廠商的解決方案。

Gallant:所以你認為白牌設備其實是超大型雲端供應廠商倡議的趨勢?

Chambers:不,我認為這是整個市場共同面臨的挑戰。

Gallant:你這套說法也適用於企業嗎?

Chambers:沒錯。如果當初我們繼續觀望,維持以設備公司自居的現況,這場仗將會無比艱難。還好過去五年我們朝另一個方向移動。當然現在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們已經準備好一整套網路架構的計劃。因此我們擁有絕佳的實力可以打敗白牌廠商。

Gallant:那麼,John,你有計劃加強Cisco在資料儲存領域的實力嗎?

Chambers:過去我們的儲存方案皆是與產業夥伴合作為主,這種模式很適合我們。不過,目前我們正密切與NetApp、EMC及IBM合作開拓極為關鍵的策略聯盟關係。我們會把資料儲存的研究成果運用在刀口上,也就是我們很早就開始研發的「整合運算系統(Unified Computing System, UCS)」儲存能力。同時我們也很清楚這種資料儲存能力的發展現況。

Gallant:你們會考慮跳過合作夥伴,自行發展快閃儲存設備(flash storage)嗎?畢竟這個領域正在快速起飛。

Chambers:我們在能力所及的低階市場裡開發快閃儲存裝置。這個問題不只是公司的價值觀而已。我不記得確切數字,為討論方便,先假定我們的基礎建設涵蓋十五個不同的市場領域。我們在每個市場都可以選擇自行增添產品線或是與商業夥伴合作。我們在軟體市場掌握很多良機,我想讓Cisco在這個領域更快速地移動。我們在安全領域也有許多契機,我同樣希望在這塊領域更加敏捷。另一個我想要加速發展的領域是各種解決方案的整合能力。因此,在考慮儲存設備市場時,我們重視的決策因素有兩點:第一、該類儲存設備是否符合我們想要發展的領域所需。第二、與其他公司合作以及自行開發儲存設備,何者對我們較為有利。目前我們正持續與合作夥伴討論、制訂決策。

Gallant:我想知道你們一些重大市場計劃的最新狀況。談談網際雲(Intercloud)吧。你們現在進展如何?這項技術會以什麼方式為企業帶來利益?

Chambers:現在已經沒有人會質疑我們的雲端策略及其獨特性。大家看到的只是很簡單的概念-Cisco在網路端做的很好,現在我們要在雲端重現相同的成果。網路其實就是雲端的起點。我們從二十年前就開始勾勒雲端世界了。

Gallant:所以早在雲端開始流行以前,你們就已經掌握這些概念了。

Chambers:AppleTalk、TechNet以及SNA等技術幾乎同時問世,這些都是私有網路(proprietary network)技術,就好比雲端技術裡的私有雲(proprietary cloud)。這些技術皆構築在相同的IP基礎建設上,IP建設對不同網路技術來說是完全透通的。如果我們把網際雲(Intercloud)作對了,它會具備與IP建設相同的透通性。Google和VMware各有自己的雲端系統,它們與Facebook的生態系統互不相容,微軟有自己的雲端技術,電信商如威訊無線(Verizon)、德國電信(Deutsch Telekom)或澳大利亞電訊(Telstra)等也都有各自的雲端系統,彼此獨立,無法相容。網際雲的目標就是要打破這些藩籬,成為各種雲端技術共同的搭載媒介。我們在打造的,是能夠無縫接軌、共享這些技術的基礎建設,讓它們有共同的組態政策、相同的應用中心基礎建設能力、相同的安全防護以及網路負載平衡能力。
接著你可能會問,身為一間架構公司我們到底想達成什麼目標,還有不管動機為何,我們的著力點在哪些地方。其實網際雲的出現,並不表示人們不再需要IT部門,事實正好相反。現在IT人員必須比過往任何時期更有效率。我認為企業未來勝負關鍵在於公司數位化的速度是否夠快,因此IT人員不能再仰賴他們無法完全掌握的技術方案。

Gallant:談談軟體定義網路(software-defined networking, SDN)市場吧。如果我對Cisco和VMware兩家公司公布資料的判讀無誤,就部署軟體定義網路的客戶數量而言,你們與VMware的表現可說不相上下。

Chambers:儘管如此,老實說我不看好軟體定義網路。

Gallant:怎麼說?

Chambers:道理很簡單。在我看來,企業不可能同時擁有軟體定義網路和實體網路。過去我們從ATM(非同步傳輸模式網路)、Ethernet(乙太網路)及其他例子學到這項教訓。如果不同網路技術之間無法互通資訊,部署代價就太昂貴。我們會繼續在SDN市場保持領先地位,但是我們也會做好防備以因應人們對SDN的期待:可程式化的網路、更低廉的成本以及更快的網路速度。談論到企業對於大型SDN部署的宣稱時,真正重要的問題不在於他們提供免費或免授權軟體給多少客戶。如果你去查上一季Sony公告的資料,當時他們已有三百個客戶部署了應用中心基礎建設(ACI),而且其中許多已實際運用在生產線。你可以去問問VMware有多少客戶部署他們的虛擬網路平台NSX。

Gallant:他們宣稱的數字是四百個客戶。

Chambers:如果他們有四百個客戶,請他們給你二十個公司名字應該不是難事,挑二十間公司去跟他們訪談。

Gallant:好,我們會做這件事。所以此刻你對企業部署SDN方案的看法是什麼?

Chambers:昨天我在一間公司,他們試圖告訴我客戶想要的就是SDN。我說:「恕我直言,但是客戶真正想要的其實是投資成本的彈性,以及能夠透過軟體來程式化設定的網路」。我不認識任何人是某天醒來就突然說,我想要SDN。人們想要的是可程式化網路帶來的好處,想要保護他們的投資,以及開放式架構帶來的彈性,而這些正是我們的優勢所在。我必須很遺憾地說,VMware收購Nicira的作法,很狡詐地在我們與EMC儲存大廠的合作關係間設下障礙。我會這麼說是因為,如果你去調查他們為這樁收購案付出的成本代價,簡直是一場災難。

Gallant:怎麼說?

Chambers:此收購案根本沒有為他們帶來營收。他們花了多少錢?十億美金左右對吧?

Gallant:沒錯,而且收購對象還是一家很年輕的公司。

Chambers:砸大錢買下一家新創公司,真是災難。

Gallant:另一個我想請教你的議題是萬物互聯網(Internet of Everything)。以你現在的觀點,你認為就公司收益及產品轉型而言,它會對Cisco帶來什麼衝擊?

Chambers:讓我們先就實際數字來描述。萬物互聯網估計將為Cisco帶來45億美金的盈利,一旦順利度過難關,將以每年40%到50%的幅度成長,這將是可觀的數字。

Gallant:這是一種專案導向的獲利模式嗎?

Chambers:通常這種獲利來自於整體架構,只要長期觀察就能看出趨勢所在。因此萬物互聯網能力不僅是核心競爭力,也是我們尚未克服的難關。比方我們列舉出不是部署Cisco方案的智慧城市,要開拓、打入這些城市的萬物互聯市場非常困難,因為這牽涉到基礎建設。我們必須清楚掌握住萬物互聯網基礎建設在各項公共議題上的運用方式,包括行動上網、交通流量、安全警戒、政府便民服務或是公共照明等等。所有這些問題必須要有一個整體適用的共同解決方案,而我們已經與合作夥伴開發出符合如此需求的產品。我很滿意我們目前的狀態。

Gallant:你認為萬物互物網何時起將真實主宰人們的生活?而非只是憑空想像。

Chambers:我認為這件事五年內就會發生。萬物互聯網影響所及,世界上所有公司、每個國家都將數位化。萬物互聯網事實上是一個架構概念,它將深入人們的生活,人類日常生活、商業流程、各類資訊等種種一切,都會被一整套網路架構整合起來,架構基礎建設則是由雲端、安全防護、行動上網等各項技術結合而成。到了2020年,幾乎每家公司都會融入萬物互聯網並且適應良好,而朝向萬物互聯目標的專案大多數會失敗收場。這是許多人無法理解的一點,主要原因是他們沒有搞懂,萬物互聯不只是把所有東西用網路連結起來那麼簡單。你還必須知道如何在適當時機掌握正確的資訊、找到對的人以及適當的設備,作出正確的決策。

Gallant:看來萬物互聯網的發展已是現在進行式,有這麼多待解決的問題、這麼多即將發生的改變,是否意謂著IT部門的未來不太樂觀?不管是你自己的想法還是實際計劃,你對這點有何看法?你們公司裡的企業領導人及終端用戶要怎麼做才能幫助IT成功?IT人員成功的要素有哪些?

Chambers:關於這點我有振奮人心的消息。事實上IT將重新掘起。四或五年前,如果你去認真調查有多少企業執行長會把IT人員納入公司的戰略考量,你會發現鮮少有執行長會真的仰賴IT人員。許多執行長僅將IT部門視為不得已的支出項目。

Gallant:我可以提出一點反對意見嗎?大家都知道執行長這種層級的領導人,一定很清楚新科技的威力所在,也知道他們需要你剛才談到的每件要素。但我仍然不確定IT的功能是否會重新被人們重視,因為很多時候我看人們對IT部門的態度都是:「我們真的需要那些技術,你們可以快點實現嗎?」。

Chambers:你的提問方式是很巧妙的陷阱,不過我可以接受。

Gallant:我只是說出我們觀察到的現象。

Chambers:其實我們觀察到的狀況是一致的。當我說IT將東山再起時,我指的是執行長理解到他們必須成為數位公司、科技公司。要達到這個目標,企業必須擁有足夠的科技能力去實現它。問題只在於企業選擇要自行開發技術還是尋求外部力量?這仍然是IT的範疇。而關鍵點在於IT的執行速度是否夠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