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勤業眾信風險管理諮詢公司總經理萬幼筠

台灣需加速推動Fintech

金管會主要工作是維持金融穩定、協助產業發展、加強消費者與投資人保護與金融教育,因此需要嚴格監督任何創新金融服務,否則發生民眾權益被侵害,恐有瀆職之嫌。
採訪/施鑫澤  文/林裕洋


在銀行家雜誌(The Banker)的2015 年8月封面故事「Wealth Manager Robot」中,曾提到未來數位銀行將朝向無人化發展,日後客戶將無須親自到分行,即可藉由線上投資平台機器人理財顧問,得到個人化投資管理及建議的服務。儘管此種觀念當時尚未被接受,但卻也帶動科技業者積極投入研發創新金融服務的風潮,時至今日無人銀行已具雛形,已有不少業者推出線上諮詢服務、遠端開戶平台等服務,中華電信甚至在剛落幕的台北國際智慧城市展中,發表一款專為銀行業者設計的接待機器人,有助於降低人力成本支出。
過去幾年台灣金融產業受到法規上的限制,甚少有機會推出創新Fintech服務,讓不少專家對台灣金融產業前景感到擔憂。只是即便金管會在2015年底開始鬆綁法規,但至今除僅有少數業者切入行動支付領域外,其他創新服務仍然很少見到,更遑論投入區塊鏈等新技術研發,讓人不禁好奇台灣金融產業的態度。
勤業眾信風險管理諮詢公司總經理萬幼筠說,其實台灣金融產業對Fintech議題非常關注,也不吝嗇投注大量經費在新業務開發上,只是卻面臨人才不足的窘境,以致於市場上相關服務尚不踴躍。儘管金融產業過去發展線上金融服務之初,曾經從電子商務領域招攬大量專業人才,也創造出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成績,不過Fintech是種截然全新概念,若缺乏足夠專業知識加以落地,短期間內恐怕才以看到其他服務出現。

創新服務須先報備 影響業者發展意願

由於台灣金融產業切入Fintech領域的時間不長,加上政府對創新金融科技的態度未明,整體應用情境自然尚且無法與其他國家相提並論,更遑論與中國、新加坡等國家相較。不過,台灣前幾大銀行也都察覺到此趨勢不可擋,亦均建立一套因應策略,如玉山銀行便曾公開表示將投過培育人才、建立Fintech團隊方式,以體驗客戶需求、組織創新,切入年輕族群及高資產族群,作為推出數位金融服務的基礎。以該公司即將推出的臺灣第一款金融服務的聊天機器人(Chatbot)為例,便是鎖定外匯和貸款服務,可讓客戶無需親自到實體分行,便能享受到最完整的客製化服務。
國泰金控則在2016年成立數位暨數據發展中心,在統整銀行、壽險、產險、證券等對子公司的發展與需求之餘,亦積極對外找尋合作對象和投資機會。日前該公司更在2016年底宣布加入矽谷知名創投加速器平台Plug and Play,並成為「Fintech主題」核心會員,成為是台灣首家加入該平台的金融業者。至於中信金控在尋找Fintech人才外,更在2017年初加入以色列金融科技FinTech育成中心-The Floor,藉由與其他國家合作方式投入研發金融科技商業應用,目前已與滙豐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桑坦德銀行,及英特爾等業者,同為The Floor策略夥伴,伺機在台灣市場推出相關金融服務。
萬幼筠認為,平心而論,台灣金融產業在Fintech領域裹足不前,除前述相關人才不足之外,另個原因即是新服務推出之前,都得向金管會報備與取得核可。而金管會基於監督職責,勢必會仔細評估該業務服務的執行過程,以及對民眾權益影響程度等等,由於目前整個審查過程相對冗長,往往讓多數金融業者失去耐心。
或許相較於中國、新加坡等國家,台灣金管會對創新金融服務仍然較為保守,不過為避免影響到整體金融秩序健全,適時審查確實有其必要性。然而在金管會發表金融科技策略白皮書之後,已明顯對創新金融服務採取較為開放的態度,也吸引歐付寶等業者推出行動支付服務,所以建議金融產業既有法規下,為即將申請的新業務進行完整評估,包含業務可行性、風評估、作業可行性等,應該有機會加速讓新服務上市。

金管會有監督義務 需保護民眾權益

過去為與香港爭取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新加坡政府在鼓勵本土銀行向海外市場拓展據點之外,也透過各種政策補助方式,鼓勵國際金融業者到新加坡設立亞洲營運總部。尤其在Fintech趨勢興起之後,新加坡金管會先是在2015年投資1.67億美元讓FinTech基礎建設更為健全,接著在2016 年成立Fintech辦公室,以便協助全球新創及投資人在新加坡設點,並規劃監理沙盒、鬆綁法規等,藉此促進 Fintech 茁壯成長。前述種種措施,最終順利吸引不少新創團隊進駐,成為亞洲推動Fintech重鎮,根據NikkeiAsian Review,全球有 200 家銀行在新加坡設立總部,預估資產規模超過 2 兆美元以上。
相較之下,台灣金管會直到2015年底才通過行動支付業務的相關法規,開放有意切入該業務的業者申請。至於2016年中發表的金融科技策略白皮書,雖然詳細分析全球數位金融科技趨勢,範圍涵蓋支付、保險、融資、募資、投資管理、市場供應等等,也從應用面、管理面、資源面、基礎面等,勾勒未來台灣金融科技發展策略,但若沒有更積極的後續作為,恐怕仍然無助帶動Fintech的發展。
不少人更以Uber在台灣無法營運為例,認為主管機關若不再次鬆綁法規,恐怕將導致台灣Fintech產業大幅落後其他國家。只是此種說法並不完全正確,以Uber在歐洲營運狀況為例,包含德國、法國等多數歐盟國家,都明白表示Uber駕駛人若沒有取得營業車駕駛執照,將不能執行載客的業務,德國甚至針對違法載客行為開罰25萬歐元。即便是對創新業務最開放的美國,也同樣引起許多計程車業者的抗議,迫使多個州政府進一步對Uber營運提出更多限制,以確保乘客與駕駛者的權益。
萬幼筠認為,相較於其他國家,現今台灣金融產業依照業務區分,分屬銀行局、證券期貨局、保險局所管轄,很容易因為公文旅行,導致創新金融業務的審查基於監管分工,無法處理模糊的跨監理Fintech需要,造成金融產業本身的困擾。金管會未來不妨考慮朝單一窗口化發展,應該有利於讓整個環境更為友善。不過,金管會主要工作即是維持金融穩定、落實金融改革、協助產業發展、加強消費者與投資人保護與金融教育,因此當有創新金融業務問世時,自然需要善盡監督的責任,否則將有瀆職之嫌。
且從保護民眾權益的角度來看,當合法取得核准的金融業務,最後因各類應用導致民眾財產受到損失時,主管機關亦難辭疏於監理之責,因此在核准初期,強調監理,亦在情理之中。。而在考量民眾權益與鼓勵創新業務下,金管會從制定第三方支付條例開始,即會邀請民間業者參與相關座談,期望讓法條能夠貼合市場發展,也足以讓金融業者、創新團隊大展身手。

金融沙盒有必要 執行效果待觀察

近來行政院與立法院頻繁討論設立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草案(金融沙盒)的可能性,初步擬將實驗期間設為最多一年。創新實驗完成後將涉及修法,若屆時立法院無法快速完成修法,將允許團隊再次提出實驗計畫,至少將准其再實驗一年,藉此鼓勵金融業者之創新團隊發展Fintech業務。換言之,金融監理沙盒草案將至少給予二年的實驗時間。
根據目前行政院公布資料顯示,相較英國或新加坡等國家,台版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的申請人資格將大幅放寬,包括自然人、獨資、合夥、法人等皆可提出,且經相關機關審查後通過,即可取得6個月的實驗期間,且可再申請延長六個月,較英國實驗期間的三個月,明顯要寬鬆許多。若創新金融科技在實驗階段,出現可能不利金融市場、逾越實驗計劃內容、沒有遵守監管規則等狀況,政府則具備主動廢止實驗的權限。不過,為鼓勵創新團隊勇於申請實驗,金融監理沙盒也會提出排除違反各項金融業務法規中的行政責任,藉此兼顧鼓勵創新與維持金融秩序。
「基本上,行政院推動金融監理沙盒上路,將有助於台灣推動Fintech發展,是件值得鼓勵的事情。」萬幼筠指出:「只是該專法實施之後,主管機關還是金管會,是否會造成違規事件判定的爭議,恐怕還是得屆時才能夠真正得知。」

P2P問題多 避免淪為洗錢工具

在市面上各種創新金融科技項目中,網路借貸業務(P2P)是除行動支付業務之外,發展速度最快、投入業者最多的項目之一,該項業務訴求可透過巨量資料工具協助,能預警性提早告知授信交易對手的可能違約行為傾向,有效降低貸放信用風險。此種創新服務讓Lending Club成為全球首個上市的P2P借貸平台,也帶動中國業界投入成立P2P平台風潮,粗估會有2000個P2P平台出現,成為全球發展創新金融服務最蓬勃的國家。
只是好景不常,先是Lending Club在2016年爆發造假風波,約有高達2200萬美元貸款涉嫌違規貸款,至於中國P2P平台呆帳也高達2000億台幣以上,導致許多規模較小的P2P平台因週轉不靈倒閉,迫使中國銀監會制定更嚴苛的管理規範,避免倒閉風波持續擴大。此種狀況,也讓人好奇金管會是否還會開放P2P業務,相關法規內容是否足以避免發生前述問題。
萬幼筠指出,P2P雖然能夠簡化傳統貸款流程,但也衍生出許多過去未曾出現的問題,若疏於管理,亦可能會淪為犯罪集團的洗錢工具,所以建構一套完整監理機制,絕對有其必要性存在。根據現階段金管會修法進度,台灣P2P業務有機會在2017年底開放,雖然進度較其他國家落後不少,但業者若能以有效保護交易過程中的安全,將有助於奠定在Fintech時代中的競爭力。
不可否認,台灣金融法規確實有再檢討的必要,但金融產業也應該更積極發展新業務,並且以新加坡、中國業者為師,否則日後恐怕難以對抗新創團隊的競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