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工研院IEK 主任 蘇孟宗

打造IEK為世界級智庫團隊
產業發展面臨轉型窘境,如何找到新的產業發展方向,身為工研院產業智庫的IEK,正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如何在同類型智庫中脫穎而出,也考驗掌舵者蘇孟宗的智慧。
採訪/林振輝、施鑫澤 文/張煌仁


成立於2000年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以下簡稱IEK),一直是國內相當重要的產業研究單位。IEK主任蘇孟宗指出,由於整合工研院豐沛的研發能量與在國際舞台的能見度,IEK與其他產業研究單位最大的不同點,就是在於更加著重強化產業趨勢的研究,以及提供客戶專業的資訊與顧問服務,並且期望透過知識力量來促進國家競爭力提昇,協助產業界提高附加價值,形成台灣產業轉型的重要推力。

工研院加持 產業研究具深度

蘇孟宗表示,IEK當初成立的目的就是在於對台灣產業的價值創造上。也就是透過各方面的力量,甚至於藉由IEK與國外企業或相關單位的合作,直接或間接的為台灣的企業提供幫助,提昇產業價值,並且在這樣的合作下,使IEK也能成為國際級的產業智庫,這才是其最終的目的。蘇孟宗進一步指出,雖然IEK不像世界級的大企業,或是像麥肯錫這樣等級的國際性智庫單位,有著龐大的全球資源。不過,就當前台灣產業在全世界的布局來說,IEK也隨著台灣產業的發展腳步陸續在北美、歐洲、日本設有相關的據點,並且透過這些據點與當地的市場進行聯結,以藉此針對國內的產業發展提出建言或建議,扮演顧問的角色,期望在2020年能夠成為具份量的國際級產業智庫單位。
事實上,目前在台灣與IEK相類似性質的產業研究單位,包括MIC、Gartner、IDC等單位也具有不同的產業研究實力。如何將IEK定位,並與其他相關單位有所區別,蘇孟宗就表示,IEK所著重的領域在於與國內科技產業相關,包括在工業、服務業、農業中針對這些產業使用資訊科技相關的領域進行研究與分析。以同樣是國內的產業研究單位,資策會所成立的MIC來說,MIC的研究領域就會比較偏向由ICT產業出發,然後到能源、醫療等領域發展。蘇孟宗強調,雖然產業研究單位的發展領域有許多相類似的重疊之處,但是因為IEK本身有工研院作為背景,對於各種相關領域的研究與發展將會更具深度與廣度。
蘇孟宗進一步說明指出,由於工研院在國內的科技研發領域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也與國內的相關科技廠商互動密切。因此,針對所有ICT科技發展的趨勢,以及下一個階段的產業布局,工研院都居於執牛耳的位置。因此,如何開發出相關下一世代的ICT產品或前瞻技術,或者如何布局市場或標準,甚至是目前工研院掌握了那些前瞻性的技術或產品,這些第一手的資料或議題,都必須透過IEK的相關研究與院內外查訪,然後將結果資料經由每月或每季一次的策略會議與工研院內的各單位進行討論,最後作成相關性的結論與意見。而這些結論與意見很有可能主導著未來國內ICT發展的重要方向與政策,而這就是IEK的定位,與其他相關產業智庫單位可能只是運用其他單位的分析報告來進行研究的情況,突顯IEK最明顯不同的差異處。

透過工研院 IEK提供產業發展諮商

另外,蘇孟宗還舉出例子來說明道,過去就有馬來西亞的國家主權基金希望投資新的ICT發展趨勢或產品,就請了麥肯錫前來北亞國家,包括中國、日本、韓國、台灣進行研究,最終提出相關報告給予馬來西亞的主權基金主事者參考,以決定未來的投資對象。在這個計畫下,麥肯錫對於各國家或企業在新趨勢或產品的研究上能夠掌握許多關鍵。但是,對更深一層的技術發展與架構上,連麥肯錫這樣的國際級產業智庫單位都無法細膩的完全了解。這時,就曾經來委託IEK作相關的研究與分析,最終提供詳細的產業別、公司別的資料給與麥肯錫彙整參考。而這就是很典型IEK在產業領域上與其他相關研究單位的差別。
也就因為IEK扮演著產業諮商火車頭的角色,使得過去這一段時間以來,台灣科技產業的發展停滯不前,在民間企業發展上感覺沒有方向的情況感受更為深刻。所以,針對台灣科技產業,從過去的半導體、到後來的個人電腦、再到近期的生技、手機等產品發展,對於下一個階段的台灣科技產業,蘇孟宗指出,過去因為政府為了照顧各種產業的生存,習慣用加法的方式來規劃產業的發展。不過,進幾年在產業多元化發展後,開始逐步的該去適應以減法的邏輯來思考未來的產業發展方向。那也就是甚麼產業發展對我們有好處,而甚麼產業已經瀕臨黃昏,該適時候退出。

產業方向 應以減法分配有限資源

所以,當過去大家都在談附加價值之繼,現在就該談有限資源的運用與分配。在這兩者所建構出來的X軸與Y軸之後,當X大於Y之際,就代表著產出大於投入,而這樣的產業內容就比較適合現階段台灣產業的進一步發展。蘇孟宗表示,就這樣的角度來看,台積電所佔有的晶圓代工產業領域,雖然投資大,但相對的獲利也大,這就是具備產出大於投入的條件。而相對於台積電的晶圓代工產業,對角線上的個人電腦組裝產業,則因為投資雖然大,但是面臨組裝的變動性小,在折舊之後的投資就逐年遞減,這使得比例上來說,相對的產出利潤也就比較少,這就該思考是不是要繼續發展的產業。另外,在就附加價值來看,相對於台積電的附加價值高產業,台灣許多的產業因為製造業逐步外移,產能縮小之後,就必須再往上提升附加價值的空間,這種以石化業的情況最為明顯。

創造利基型價值 提高產業競爭力

談到台灣進來的產業受到中國大陸紅色供應鏈崛起,因而受到空間的壓縮,變成競爭更為激烈,毛利率更加下滑的情況。蘇孟宗語重心長的表示,台灣過去以來因為作習慣OEM或ODM的生意,在附加價值的創造上就明顯的不足。所以,在中國大陸紅色供應鏈以更大資本規模,更低的人工成本來競爭之繼,台灣的廠商當然就面臨生存空間被壓縮的情況。就舉台積電為例來說,包含晶圓代工、下游的封裝測試等,台灣近年來難得有這樣高投資、高產值、以及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出現。而這也是當前面臨紅色供應鏈崛起之際,台灣廠商該去思考創造的領域。至於,台灣仍就有相當充足發展能量的IC設計產業來說,蘇孟宗建議能透過向上與應用的結合,例如與當前當紅的物聯網(IoT)應用結合,製造更大的附加價值成果,而且方向不要再拘泥於個人電腦產業,能藉由創新到其他殺手級的應用上去,這是IC設計產業這種屬於輕投資,卻又能創造出高附加價值產業的出路。
而談完了中國大陸在硬體實力上的崛起,在軟體的實力上更是不容小覷。尤其,近幾年在電商市場的發展上,有大陸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而且有廣大的實驗網域提供業者進行嘗試,這些造就了今日中國電商市場的發達。反觀台灣市場,進二十年來網際網路的發展,蘇孟宗認為台灣在這個領域中根本沒有沾到邊,以致於發展不出一個夠份量的網際網路公司,這的確是一個警訊,也是一個值得去深思的問題。所以,在過去二十年台灣已經錯失了發展網際網路產業的機會後,如今物聯網的時代來臨時,台灣的政府與民間企業能夠做些甚麼? 而能順利得搭上這班車的風潮,這才是我們現階段該去努力的目標。

在既有產業中找創新 在新創產業中找發展

蘇孟宗表示,物聯網時代的來臨,它不僅是一個硬體的載具,更是一個軟體的載具。因為,透過物聯網的聯結,許多的應用都可以在上面開展,創造出另一重不同的商業模式。這部份,台灣廠商在硬體的發展上仍具有優勢,但是軟體的部分要自行發展,還是要找其他的合作夥伴來補強。蘇孟宗強調,面對大陸紅色供應鏈的競爭,半導體是我們最後能夠固守的一塊,不過這個時間也不會太過長久。因此,如何效法台積電,如何在過去整個半導體製造業中找尋出晶圓代工的新商機,然後全力投入發展。就像未來物聯網市場,能在其中找出新商機,之後全力投入發展,這才會是台灣未來科技產業的新出路。
最後,談到如何於既有的產業之外,能夠在新創產業中投入活水,讓台灣科技產業發展創意源源不絕,不時有下一步的機會時,蘇孟宗強調這部份事實上政府也已經在作相關的規劃,以期能有好的效果展現。蘇孟宗進一步指出,政府除了提供相關的資源與經費或人力,提供具前瞻性的創新團隊運用之外,以工研院本身來說,還代科技部在美國成立「創創中心」,目的是接觸美國當地的新創團隊,把相關的技術與應用嫁接回台灣。而過程中希望彼此能透過學習與討論,讓雙方在過程中獲得出具有價值的成果,以協助台灣的產業創新進行加值。
不過,蘇孟宗也坦承,現階段在台灣的新創企業發展領域的確有過熱的情況。但是,蘇孟宗確認為這樣過熱的情況是好的,因為超過之後總會冷卻下來,到時真的具有價值的公司才會浮現出來。因此,在當前許多有錢卻找不到投資標的的情況,未來將隨著一波泡沫高鋒而逐漸緩和之後,有前瞻性價值的新創團隊就會逐件的浮出檯面,逐漸的為人所接受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