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政治大學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王儷玲

建立跨產官學公正平台 發展金融科技應用

「金融科技」現今已經成為熱門的科技應用,政治大學因此成立「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希望能為台灣金融科技發展注入一股活水,帶來更多創新與發展。
採訪/林振輝、施鑫澤 文/楊迺仁


政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設置金融科技監理沙盒、智能合約應用、數位理財與人工智慧、保險科技(InsurTech)應用、區塊鏈金融應用、行動支付與物聯網應用、大數據分析應用、群眾募資及P2P應用、智慧資產與專利創新應用等九大實驗室,這些都是針對未來金融業者在金融科技發展上不可或缺的要素。
擔任政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的前金管會主委王儷玲,過去在擔任金管會主委期間,就曾發表金融科技政策白皮書,如今回到學校,希望能善用學術中立的角色,搭建產官學溝通平台,並在政大推出金融科技相關課程,加速人才培育和台灣金融科技發展。

建立跨領域專業平台整合更多資源

王儷玲指出,台灣要發展金融科技應用,需要一個能夠跨產業、跨學術及跨政府部門的平台,因為不只是金融業及科技業需要溝通,還需要整合更多的學校資源,相關法規的修正,更是有賴政府各部會的相互合作,如果不能建立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各個單位單打獨鬥,台灣的金融科技應用發展勢將事倍功半。
政大金融科技中心未來就是試圖要成為媒合平台。王儷玲指出,以色列等國都有這種媒合平台,表現也都相當不錯,讓金融產業的需求,可以透過科技業者的創新能量,提供快速有效的解決方案,金融產業也可以因此提升競爭力,如果需要更多進階技術方面的合作,學術界的力量就可以加入,媒合研發出更好的服務與商品,政府則可以適時開放監理法規,讓開發出來的應用可以盡快落地。
有關監理沙盒的相關法案要怎麼修訂,政大金融科技中心一直都有參與討論並提出建言。王儷玲建議應該明確區分金融業與非金融業之適用規範,金融業因為已經有證照,對於須進入沙盒與不須進入沙盒的範圍也應明確說明,尤其涉及法規修改部分,則需與創新業務落地時間相互配合。政大金融科技中心也建議,在實驗期間就應先檢視需要如何修法,提出對創新業務的相關法規遵循辦法,如此才可以加速整個流程,減少溝通及等待的時間。
之所以要建立跨領域的平台,跟目前許多科技的發展包括人工智慧、區塊鏈的發展有關。如在區塊鏈方面,包括證券交易、借貸抵押品的鑑價及許多國際金融應用,都已經開始著手使用區塊鏈技術處理,王儷玲認為,有了跨領域的合作,如保險業的自動核保與理賠就可以做得比較快,更能有效推動,這個帳聯網平台一旦形成,甚至可將區塊鏈技術發展到其他領域,包括碳交易、綠幣等應用都可能成形。

扶植本土業者應用 連結英美國際資源

為了能夠整合更多的資源,在校長的支持下,政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未來還會進一步發展成為產學營運及育成平台,政大在後山有一個非常大的研發育成基地,資策會也已經進駐,未來也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新創公司進駐。
目前跟政大金融研究中心合作的單位,包括台大、清華、台科大、高科大、陽明、中正等校都有在跟政大合作。研究中心每個實驗室都設有執行長,會依各領域主題規劃舉辦活動。
此外,政大的合作對象還包括劍橋大學、史丹佛大學等國外的學術單位及國際四大會計事務所。王儷玲指出,希望能把美國及英國的資源帶進來,設法跟國際接軌,集合更多的能量,建立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
王儷玲指出,許多金融業者現在會直接去找國際大廠,可是金融科技的發展有本土環境的差異,大家都在起步階段,即使是國際大廠,也不見得了解台灣的法規以及本土的金融市場及商品,而且費用太過昂貴,提供的解決方案也不見得適用在台灣市場。
王儷玲認為比較好的方式,應該是透過產學合作,大家一起長期成長,盡量扶植台灣的本土產業,更何況台灣有許多的本土科技業者的創新能量,不見得比國際大廠差,而且價格會更佳合理,不管是買技術或是把團隊都帶進來,都會比直接找國外大廠要來得好,政大目前的研究案也有跟台灣的優秀科技公司合作。

資訊互享建立金融科技生態系統

王儷玲認為,台灣在金融科技方面應仍很大的發展潛力,目前的問題在於生態系統建立的不夠好,有些公司已投入較多資源,如富邦、國泰、中信、玉山等金融業者,但有些業者則仍在摸索起步階段,差異性非常大,但業者都是個別打仗,各自聚焦在自己感興趣的地方,目前尚無法整合成為更完善的金融科技應用。而且媒合平台功能不足,因此台灣的科技業者也無法真正的參與,創新的能量還沒有被開發。王儷玲認為,大部分的金融業IT部門,過去主要的工作只是利用科技讓傳統金融變得更便利,並不熟悉人工智慧、區塊鏈及其他新的金融科技,因此新型專業人才的招募與培育非常重要。但因為許多新創業者的規模太小,又不熟悉金融業務,所以金融業者也不知如何與科技業者合作。
王儷玲認為,如果能由學校、科技及金融業者共組一個團隊,共同解決金融科技的問題,會是一個比較好的模式。讓學術界的技術可以走到市場,配合國內外已經有豐富經驗的業者,透過產學合作的平台連結,在扎實的理論基礎下運作下長期合作,才會比較有效率,也可以走得更遠。
而且透過產學合作,金融科技業者也比較有機會將技術與創意用在金融業。如目前跟政大保險科技技術合作的業者,過去已有許多相關實務經驗,透過與政大跨領與的團隊合作,其技術正好可以用於協助解決保險業者的痛處,所以才能合作開發出符合金融應用、消費者保護、風險控管各面向執行條件的解決方案。
王儷玲更強調,真正有價值的金融科技,應該是用破壞式的創新科技,提供嶄新的金融服務。如P2P借貸從2.0發展到3.0,其實是一群IT工程師跟了解金融服務的人通力合作,每一年不斷研究各種技術優化,然後不斷的演進。而台灣的金融科技因為缺乏完整的生態系統,IT業者沒辦法有效地跟金融業者對話,金融業的IT部門也無法用這些最新的技術,直接開發全新的金融服務。

發展人工智慧需要資料庫共享平台

除了產學合作的跨領域平台外,王儷玲認為,台灣的金融科技還必須要面對個資限制過嚴的問題,如人工智慧需要資料庫,不斷的重新學習、演算、再學習、再演算,不斷的循環往前走,如果沒有適當的資料庫讓機器人學習,人工智慧的發展就會碰到瓶頸。
如要做機器人理財或是保險業要做UBI保單,都要有客戶行為的資料做分析基礎,才可以用來導正客戶的錯誤行為,人工智慧才能告訴客戶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做,才能進一步提供更好的優化投資決策及資產配置的建議。同樣的,健康管理的醫療或長照保單等,也是要將人工智慧的技術運用到分析個人的運動與生活資訊,因為當被保險人變得更健康時,或是更小心開車時,保費就可以降低,這也創造出一個正面循環的過程,因為當每個人更注意自己的健康,或是開車更小心,醫療費用或車禍件數自然也會跟著變少。
此外,善用人工智慧技術,還可以「去佣金化」。過去讓業務人員提供投資建議,業務人員有可能會把賺取佣金,置於用戶的投資利益之上,機器人提供的資訊不但專業,也更加公正客觀透明,不會為了佣金而做出對投資人不見得有利的判斷。
王儷玲認為,政府應該要出面解決資料庫的問題,其實有很多資料已經可以去識別化,還有很多經過整理的指標、數字、財務的統計數量方法,都可以用完全不涉及個資的方式,讓資訊整合更有效率,才能將人工智慧技術應用到金融服務。
王儷玲強調,一旦所有的資料可以被整合串連在一起時,才能更快速地透過人工智慧演算學習處理,提供一個更方便的金融服務。人工智慧及區塊鏈都一樣,技術平台的建置與串聯必須要靠大家的合作支持,才會產生綜效,資料庫必須要持續地分享,才能夠變得更聰明,這不只是技術的問題,而是需要跨部會、跨產業、跨學術的整合。
王儷玲認為,如果是已經自建資料庫的單位,可以透過平台來交換及分享資料。如果是敏感性質比較高的資料庫,可由第三方公正單位擔任資料平台。如保險業的資料庫,就可以考慮放在保發中心或是學術單位,都是一個可以讓大家比較放心的地方。
學術界本身的資料庫分享也就可以開始整合,將資料庫分享到雲端,形成互利共榮的關係,政府及學校應該要盡早開始規畫研議,如何整合交換資料庫,讓可用的資料庫變得更多。
政府現在要推長照醫療產業,就非常需建置適當的資料庫,才能計算長照的出險率與保費,但由於過去健保沒有長照相關的資料庫,無法用來精算成本,台灣目前長照保費仍然太貴主要原因也是資料不足問題。未來醫療資料庫如能有效整合可以提供給學術界做更好的研究,也可以協助產業創新。
王儷玲認為,相關學術研究單位會比較適合來擔任資料整合的角色,過去健保資料庫已有過類似的處理方式,金融科技應用可以協助提出預警,免除或降低不必要的風險,讓資源達到最有效利用,社會也因此變得更美好。

供應鏈金融值得關注

王儷玲指出,從台灣中小企業融資市場來看,供應鏈金融的發展有特別意義,因為有過去的交易紀錄、現金流量、產業發展等資訊,可以協助金融業更快速的建立授信基礎,如果現金流的流量安排的好,台灣的經濟也會有更大的成長空間。因為中小企業以前借不到錢時,不只是借不到錢的廠商會受害,廠商一旦沒有資源來供貨,可能下游廠商也會受到影響。若能透過比較完整的供應鏈金融取得資金,還可以互相支援及監督,讓強者更強,小公司也可能因此而成長。
王儷玲指出,包括螞蟻金服、支付寶等金融科技業者,能夠發展到今天的規模,除了技術外,關鍵在他們可以將資料庫轉變成更多的創新及連結。反觀台灣業者因為都只能建立自己個別的基礎資訊,只能擁有自己的消費者過去資料庫,自然就沒有辦法整合或分享資訊。

跨校培育金融科技人才

王儷玲指出,金融科技人才的培育,從大學、碩士、博士到公司需要的在職教育訓練,都要有完整的規劃。以政大為例,包括大學、碩士班、EMBA等金融科技學程都已經開出來了,學生還可以透過學程參與產學合作計畫,甚至可以拿到獎學金或是到相關產業工讀,有了相關經驗,就可以了解這家公司未來的狀況,上手會更快。產學合作不只是參與研究案而已,目前如富邦、國泰、玉山、華南等金融機構,都可透過產學課程、研究報告、競賽等,直接觀察到學生們的表現,也找到他們需要的人才。
王儷玲指出,跨校資源整合對人才培育非常重要,因為每個學校的師資、技術都有不同領域的優勢,也都有相當豐富的產學合作經驗,如果可以透過一個平台,一起來分享,共同開發特定的學程,或是彼此共同承認學分,人才培育的成果會更好。
如政大最近也開始跟清華大學合作,因為清華在線上教育有相當不錯的經驗與優勢,金融科技課程的部分,透過兩校課程合作也更專業。政大目前也會提供在職教育訓練,分成技術人員及管理決策人員,如剛剛結束的人工智慧理財訓練營,就是先開給金融業對於機器人理財有興趣的技術人員,未來還會針對高階管理決策人員另外開課。
王儷玲指出,一定要扶植在地人才,才能建立足以支撐台灣金融科技產業往前走的力量,如果只是找國外的公司合作,往往可能只是在執行一個專案,但專案執行往往需要好幾個不同階段的規劃,要讓技術或應用在公司落地,還是要有人才來運營,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式。公司應該要深謀遠慮,不要想的只是一個市場行銷專案而已。
王儷玲認為,台灣的金融科技要發展,需要從人才培育、技術提升,甚至建立一個內化的團隊,讓科技創新能量可以協助提供更優質的金融服務,這些資源整合的結果,就是一個金融科技生態系統,這樣才能讓台灣的金融科技產業走得長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