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OpenData聯盟 會長 彭啟明

先由法令下手 Open Data才能快速發展
Open Data宣導已久,當下應用總覺得乏善可陳,為此,我們特專訪Open Data聯盟會長 彭啟明,就當下狀況與癥結點找出良方善帖。
採訪/林振輝、施鑫澤 文/張煌仁


開放資料 (Open data),尤其是政府資料開放,可以看成是一個尚未被大量開發的巨大資源。許多組織或是個人為了要完成他們的工作或是任務而收集了大量各式各樣不同的資料。而在資料的收集上,不管是資料收集的品質,或是其所涵蓋的領域來看,政府都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自2013年開始,在現任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還是行政院政務委員之際,就已經大力鼓吹政府資料開放。到今天已經兩年的時間,其結果看在Open Data聯盟會長彭啟明眼裡,他表示還有很多的努力空間。

Open Data量已足夠 質仍有待加強

彭啟明進一步指出,隨著去年底九合一大選期間,網軍在其中扮演著很關鍵性的角色,使得政府不得不面對這些網路趨勢,進而對Open Data這件事情加以關注,使得目前政府在Open Data的量已經達到九千多筆,再到今年年底前能破萬筆的數字來看,隨著風氣的帶動,就初期來看量是已經足夠的。不過,就Open Data的品質來說,在大家觀念都還沒有完全具備的情況下,就有著很多期待努力的空間了。
而對於會造成這樣結果的主因,彭啟明分析指出,最主要就出在法律的部份上。因為Open Data的本質就是相互之間必須要透明,但是在政府相關單位的主事者還有沒建立這樣的觀念前,這個透明度要如何拿捏,其實都還在摸索的階段,也造成Open Data在質的方面效果不如預期的原因。而如果借鏡先進國家的作法,彭啟明就指歐盟的情況來說明,那就是當他們在進行Open Data的過程中,在執行細則出來前,法令與配套措施就已經完全準備好。包括隱私權的問題,這與Open Data的原則要如何釐清,就是法令上該作的事,這部份歐盟就有很顯著的結果,而這就歸功於歐盟在執行Open Data的三十位工作同仁中,有一半本業就是律師的緣故。
而在國內,由於當年在推動Open Data的時候,張善政表明要政府透過法令先來處理這些事情是有其困難的。因此,就先透過執行,之後再來檢討法令與配套措施。雖然,這樣的結果並不盡如人意,但彭啟明也強調,政府一開始就帶頭執行的結果,對整個Open Data是有幫助的。包括,當前ETC的資料準備開放,悠遊卡的資料也準備開放。這些資料的取得,不但對於未來Open Data的發展有著正面幫助,甚至將會對於之後的Big Data應用發展也產生加持的效果。但是,彭啟明還是強調,沒有法令為基礎的Open Data作業,在關鍵資料的取得上還是有著種種限制。例如,在國外已經應用普遍的犯罪資料,在國內警政單位仍有疑慮下,一直是被排除在開放的名單之外。
目前在國內,除了許多關鍵資料不列入Open Data的範圍之外,彭啟明還指出,在沒有法令的規定依循下,即使Open了資料,也都是難登大雅之堂,而這些資料,比例還高達已公布資料九千多筆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之高。「舉例來說,國防部每年公布模範楷模資料,教育部公布師鐸獎得獎名單,而且兩個單位還把每年的名單,就視同公布一份資料,這真是為了公布而公布的作法。如果沒有把其後的延伸資訊給一併公布出來,這些根本就是無效資料。」彭啟明說。因此,在當前政府於Open Data中更深一層的資料公開前,台灣很難以與國外相比。

建立中央級專責單位 統整合作資源

而談完了法令的配套與各相關單位的本位主義,影響了國內Open Data的進程之後,彭啟明還談到,台灣推動Open Data阻礙重重的問題還在於負責機關的位階不足所產生的影響。在國外,以美國舊金山為例,市政府中設立了資料長這樣的職位來統籌整個相關Open Data的事項與問題。但是在台灣,負責政府Open Data工作的權責機關,竟然只是國發會底下資訊處的處長來接手執行,這完全無法命令其他機關的資訊中心的人員來配合,也導致了Open Data作業效率低落的問題。
而雖然目前仍有許多的問題仍有待努力,但是透過越來越多民間與政府單位的互動,也逐步的建立了些基礎,對於未來更大規模的Open Data作業產生效果。其中,與台北市政府資訊局的合作,彭啟明就認為是個可以進一步推動的架構。彭啟明指出,以Open Data聯盟與台北市政府資訊局的合作,就是市政府有甚麼樣的需求,就可以透過Open Data聯盟來協助進行應用的設計。而Open Data聯盟須要甚麼樣的Data協助,台北市政府資訊局就會協助前去與相關單位溝通,協助取得資料。如此相輔相成的結果,達到真正Open Data作業的價值延伸。也因為有這樣的案例,國發會Open Data的權責單位就在執行細節中,訂立了各機關的Open Data諮詢小組必須納入三分之一的民間企業人士,以提供更多的素材來進行Open Data作業的推廣。
事實上,面對大數據時代的來臨,人類生活的各層面都將離不開數位的範疇。以民間企業來說,未來在大數據時代下,企業本身可能在本業上獲利有限。但是,透過相關數據收集,再藉由大數據分析所產生資料來獲利,或許將取代本業的價值。因此,在這樣數位企業的崛起下,政府相關單位或許也該思考,如何透過Open Data作業來幫助民間企業獲利,創造更多的百姓福利,甚至為自己創造更多的稅收,這樣的數位政府才是未來的主流型態。對此,彭啟明指出,雖然大家都看好大數據產業的未來,但是企業沒有這麼多的Data,如何進行大數據產業。所以,就只有透過政府的Open Data,再加上民間企業自己的Data,可以產生出一個甚麼樣不同的商機來,這就是其中的重點。
彭啟明就以自己的氣象專業來舉例子指出,他也思考過希望能透過當前的天氣資料,結合未來ETC即將開放的資料,進行一個天氣與交通之間的密切預測資訊。也就是過去的經驗來對比出天氣不好時,哪些地方就容易塞車,應該如何避免塞車,這些資料相信會是當前駕駛人所需要的。而過去,這些資料都只是個別而單一的舊資料,如果能透過大數據的分析與整合,這會對現代人有所幫助。因此,彭啟明就指出,在未來透過Open Data來獲取商機是絕對不成問題,但是關鍵點就在政府的Open Data到底有多廣與多深來決定。而政府要作到這些也絕對不是難事,只要簡單比照歐美各國的Open Data作法,他們開放哪些,我們就跟著開放哪些,這就已經相當足夠。

透過公民參與 強化Open Data本質

另外,要把政府的Open Data持續下去,彭啟明建議,導入「公民參與」絕對是個必要的過程。他強調,企業的應用絕對是支持政府該如何作Open Data這件事情的先決條件。目前,工業局每年有編列新台幣八、九千萬的金額給與台北市電腦公會,用以補助約十家Open Data創新企業。但是,這其中多數都是看政府的Open Data哪些資料,就來設計相關APP這樣的應用。彭啟明覺得這樣對產業的幫助有限,要更深層的應用,如三商行透過政府的Open Data數據,再加上自己
過去在經營上所收集到的數據,透過大數據分析後,成為三商巧福未來在展店時的參考與決策系統,而這就是一種對Open Data較為深層的使用,對於真正的產業提昇也比較有大的幫助。
而對於政府導入「公民參與」來引導政府Open Data作業方向的最有名案例,彭啟明指出就是台北市政府。原因是台北市政府資訊局與相關的Open Data社群或團體合作,在日前的八仙氣爆中產生了非常大的效益。也就是利用這些平時與市政府互動密切的Open Data社群或團體,一方面借由他們的力量迅速將傷亡名單傳播出去,並且提供快速查詢的功能。另一方面,也順利的利用這些外圍力量,分散了發生事件的當下,台北市政府資訊局沉重的人員與流量匯集壓力,使得所有的資訊傳遞工作得以快速的發散出去,這就是「公民參與」的力量展現。這樣的力量若也能確實的轉移到Open Data作業,效益評估將是無可限量。
而既然政府的Open Data列車已經啟動,無法再停下腳步。而要這麼樣大規模推動Open Data的作業,目前國內人才的培育方面,彭啟明認為還是必須由法令端的人員培育來下手。就例如台北市政府來說,面對Open Data作業,也是由先前的法令修正來作開頭,之後才有機會再向下推廣。而既然台北市政府是如此,則中央與各級地方政府應該培育這樣的相關人才來接手工作。現階段,台灣雖然有「政府資訊公開法」這樣的法律,但是這其中跟Open Data作業完全不相關,而各單位也弄不清楚,就使得Open Data推廣受到限制。而這樣的問題,就唯有靠法令相關的人員加入,困難才有辦法迎刃而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