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updates‎ > ‎

T&F創業社群創辦人程天縱

創業可朝向產品4.0發展

學生即便有創意與優秀技術可吸引創投的資金,最後依然會面臨管理上的挑戰,所以育成中心不妨脫離目前角色,轉換成提供實現創意的平台。
採訪/施鑫澤 文/林裕洋


在帶動經濟與產業結構轉型,協助企業走出悶經濟困局的思維下,國發會近來積極推動強化國際鏈結,改善創業生態環境等相關措施,期望結合民間及國際力量,並強化市場機制,讓創新、具高附加價值及國際拓展潛力的新創企業快速成長茁壯。如在協助新創公司營運部分,便特別新增閉鎖性公司規定,希望讓新創事業有更多元化的籌資管道,以及更具彈性的股權安排。現今在公開股票市場的交易平台上,新創公司可以透過創業櫃籌資,期望藉此解決營業資金不足的問題。
儘管台灣創業法規已經大幅鬆綁,不過相較於中國大陸的創業風氣,台灣民眾似乎仍然傾向在企業內部發展自己的事業。根據CIO IT經理人公布的2017 CIO調查大報告,台灣資訊長有意自行創業的意願非常低,多數都選擇繼續留在既有組織繼續服務,相較於同時間針對中國大陸資訊長進行的報告,中國大陸地區資訊長預計在未來轉職或創業的比例則高達9成,完全突顯兩地文化與思維的巨大差異。
從鴻海集團富智康行政總裁退休,目前專注於協助新創團隊創業的程天縱指出,從跨入協助創業團隊發展至今約2年時間,中國大陸創業團隊透過微信平台等其他管道尋求協助的數量,是台灣創業團隊的數倍以上,讓人感受到中國大陸創業團隊的活力。若真要從兩地之間的差別,或許是台灣經濟發展較早,民眾生活環境較為優渥所致,而中國大陸因人口較多、人與人之間的競爭激烈,加上政府透過各種政策鼓勵,所以投入創業之路的人數遠比台灣要多。

學生團隊欠缺磨練 不適合邁向創業路

為協助中小企業創業及創新,行政院仿照國外育成制度,委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自1997年起結合政府、研究機構、大學校院與民間企業推動育成政策,藉此孕育新事業、新產品、新技術及協助中小企業升級轉型,透過提供進駐空間、儀器設備及研發技術、協尋資金、商務服務、管理諮詢等有效地結合多項資源,降低創業及研發初期的成本與風險,創造優良的培育環境,提高事業成功的機會。
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提供的資料,目前全國創新育成中心共計超過130所,累計投入金額為31.255億元、培育11,213家中小企業、誘發投增資金額1,103億元、育成新創企業6,250家、新增/維持就業人數達200,661人、協助育成企業取得專利3,775件、技術移轉1,815件,並已順利輔導87家育成企業達成上市/上櫃的目地。儘管20年來的成績相當亮眼,不過在眾多管理專家眼中,此種培育新創企業與協助中小企業升級的育成制度,仍然有眾多值得改進之處。
程天縱認為,政府單位在學校設立育成中心的目的之一,是鼓勵學生投入創業之路,但其實並不是明智之舉。多數學生都沒有實務工作經驗,即便有源源不絕的創意與優秀技術,可吸引創投團隊的資金,最後依然會面臨企業管理上的挑戰。創業過程中要克服的挑戰極多,通常只要一個環節出錯,就可能導致過去的努力泡湯,因此毫無社會經驗的學生團隊,自然很難達成創業的夢想。因此,建議育成中心不妨脫離目前角色,轉換成提供學生實現創意、新技術實驗的平台,或許反而有助讓學校成為提供企業創新技術的重要管道。

國家政策帶動 中國大陸創業風氣盛

中國大陸是全球創業風氣最興盛的國家,根據國際直銷業者安麗公布的2015年安麗全球創業報告指出,高達85%中國大陸受訪者表現出了強烈的創業意願,整體安利創業指數達到79分,僅次於印度的81分,但卻遠遠高於全球51分。值得一提,中國大陸創業家對創業失敗的恐懼感不高,僅有60%受訪者害怕失敗,低於全球平均水平的70%、亞洲平均水平的82%,凸顯出中國大陸創新團隊勇於追求成功的特質。
在走過雙位數字的高成長率後,中國大陸政府為因應經濟結構改變的影響,在2015年起推動的創新及創業政策,以「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為主軸,推動,眾創、眾包、眾扶、眾籌等,鼓勵科技人員、大學生走路創業之路。而在國務院發表的「發展眾創空間推進大眾創新創業的指導意見」中,要求各地區政府要高度重視大眾創新創業工作,希望透過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小企業創業基地、大學科技園和地區創業示範工程之間的搭配,加強對發展眾創空間的指導和支持,打造符合創業團隊所需的創業環境。
程天縱解釋,在考量政府資源、技術支援等特性,中國大陸創業聚落大多發生在一線城市,其中又以北京、上海與深圳的人數最多。若從群聚特性來看,中國大陸北京主要以發展網路創新應用服務為主,上海創新團隊以軟、硬體整合應用為大宗,深圳則是以智能硬體創業為主。智能硬體以硬體產品為主體,加上一些智能軟體及app。主要是因為深圳有最完整的電子業供應鏈及生產製造工廠。至於台灣創新團隊則多半以軟體應用服務為主,甚少看到結合硬體設備的服務,這點讓人感覺到相當可惜之處。
雖然台灣高科技產業已將生產基地移往中國大陸,形成台灣接單、中國大陸生產的獨特營運模式,不過研發重心仍然放在台灣總部,且掌握極為可觀的專利與關鍵技術,也是至今能夠領先競爭對手的重要關鍵。所以程天縱建議台灣創新團隊應該調整研發方向,善用既有的硬體關鍵技術,朝軟、硬體整合的方向發展,或許更有機會邁向成功創業之路。

打造垂直加速器 有助創業團隊成長

不可否認,在中國大陸國務院主導扶植新創團隊的政策下,中國大陸創業風氣比過去幾年更盛行,只是因為地方政府一窩蜂設立眾創中心,以致於出現空間浪費、加速器團隊過剩的怪異現象。事實上,此種狀況也可能在台灣發生,台灣各縣市在配合行政院的政策,也紛紛成立各種形態的創意空間,如新北市政府設立的新北創力坊,即是訴求具備創業加速器、投資媒合與產業媒合暨對接功能之重要創業環境,提供創業團隊所需的共同工作空間及獨立辦公空間,達成加速事業的驗證與發展,只是此種做法似乎無助於提高創業成功率。
程天縱指出,眾創中心提供各種創業支援種類甚多,確實能夠降低科技人士或大學生跨入創業的門檻,但是卻無助於提高創業成功的機率。畢竟創業成功與否需各種條件相互搭配,只要其中一個環節發生錯誤,就可能發生前功盡棄的狀況,因此無論是台灣或中國大陸政府,都應該要重新思考眾創中心的地位。
在迎合中國大陸政府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政策下,各地眾創中心也進駐加速器業者,只是多數輔導團隊都欠缺足夠產業知識,可為創業團隊提供的技術支援有限,才會導致新創團隊最終面臨技術不符合市場需求,又或者因欠缺足夠企業管理知識,讓公司面臨營運上的困境。程天縱建議政府應該從建立垂直輔導體系著手,培育新創團隊的各種專業知識,才能應付創業過程中的挑戰,成為帶動經濟朝多元化發展的新力量。

整合工具機、IT能量 全力切入機器人產業

為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以及強化全球製造業龍頭的領先地位,德國政府在2011年推出工業4.0的政策,輔導民間企業在生產產線中加入各種感測元件,藉由資料能夠自動傳遞與溝通的特性,打造客製化生產的環境,同時降低對勞工的依賴。此口號推出後,隨即引來不同國家呼應與仿效,如中國大陸政府便極力推動中國製造2025,台灣也發表生產力4.0的政策,協助各產業透過資通訊技術協助,強化在國際舞台上的競爭力。
程天縱認為其實工業4.0、製造2025、生產力4.0、互聯網+、智慧製造等等,都是各國政府從宏觀或產業高度喊出來的口號,不見得能夠真正幫助高度依賴產品的新創公司。台灣政府與其追趕前述名詞,倒不如從發展產品4.0著手,或許更有助於改善企業營運的困境。所謂產品1.0,是指早期在沒有動力協助下的手動工具產品,如是錘子、馬車等人力或獸力工具,至於產品2.0則是指以馬達為核心的產品,如以汽油發動的汽車、以電力驅動的家電,而產品3.0階段則所謂的智能商品,如時下流行的掃地機器人、可連網家電等等。

產品4.0較能聚焦資源 產生價值

至於產品4.0,即是整合產品2.0、3.0特性的商品,且符合消費者或產業需求的商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莫過於近來在汽車市場大放異彩的Tesla電動車,其訴求無需汽油即可行使數百公里的特性,已在全球市場引起搶購的熱潮。此外,專為不同生產線設計,具備跨領域、跨技術的生產機器人,同樣是產品4.0的代表。
程天縱指出,過去幾年政府制訂的產業發展政策,由於並未符合民間企業的需求,以致於沒有帶來預期中的效果,也導致國家競爭力在全球市場上競爭力逐年衰退。現今新政府推出的「五加二」創新,雖然涵蓋亞洲矽谷、生技醫療、綠能科技、智慧機械及國防航太等五大創新產業,以及新農業、循環經濟等,但是整體內容仍然稍嫌空洞,也沒有明確指出合適的市場,只怕最終將會淪為經濟發展的口號。
台灣在機械結構、工具機、CNC等領域,已累積相當多年的經驗與基礎,且產品品質也深受全球客戶肯定,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在工業機器人、服務機器人世代即將來臨之際,程天縱認為前述產業若能夠結合台灣現有的資通訊科技基礎,應該能夠在機器人領域有不錯的表現,帶領台灣經濟走出目前的困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