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暨MIT數據長

與資訊品質研究計劃主任王盈裕

思想要宏觀 行動要迅速

採訪/林振輝、施鑫澤 文/楊迺仁 刊期/2019.7

當數據與資訊已經成為各領域及不同產業用來驅動決策的依據時,負責數據與資訊管理的數據長,在企業組織的重要性也將與日俱增。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同時也是MIT數據長與資訊品質研究計劃主任的王盈裕指出,CDO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廣數據意識,要讓管理階層意識到,如果不能好好整合數據,增加數據的附加價值,就可能會被競爭者超越。

隨著人工智慧等需要應用大量數據的技術應用興起,數據與資訊已經成為企業最有價值且最具決策性資產之一,但連帶也讓數據資訊管理變得更加複雜,不但增加IT部門的工作負擔,CIO需要承擔的責任也隨之增加,也讓企業組織可能需要考慮是否要建立專職負責數據與資訊的高階主管-數據長(Chief Data Officer;CDO),以透過數據與資訊,協助驅動企業再行銷管理營運等方面的決策。

很多人都會問,什麼是CDO?為什麼需要CDO?什麼時候需要CDO?CDO要如何訓練?那些產業需要CDO?CDO的出現,是否也代表著IT部門的管理,要面臨各種轉型、升級與創新的各種挑戰?本刊特專訪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同時也是MIT數據長與資訊品質研究計劃主任王盈裕,就CIO及CDO彼此如何分工,CDO對企業迎接大數據時代應該扮演的角色深入探討。

CIO及CDO分進合擊 為企業創造競爭力

王盈裕指出,數據及資料方面的研究是個全新的領域,因為涉及到不同的領域專業,沒有任何人可以知道最後會發展到什麼境界,其實非常難做,也讓CDO的重要性除上檯面。

「只要是企業組織中負責數據與資訊的最資深主管,就可以稱為CDO。很多企業以為沒有必要另外設置CDO,但很多公司其實早就有了CDO。」王盈裕說:「當企業組織意識到數據與資訊已經成為這個世代中最有價值且最具決策性的資產之一時,CDO將以最高決策者的角色,在新世代嶄露頭角,並透過數據與資訊協助驅動企業在行銷管理營運等方面的決策。」

CIO及CDO的工作雖然有重複的可能,但因為資料的重要性與日俱增,王盈裕認為,由於CIO自己的工作也很重要,如果讓CIO兼任CDO,恐怕力有未逮。

但對CIO而言,又該如何跟CDO互動呢?「從CIO的觀點來看,不管是CDO或CIO,其實都是要襄助CEO,幫助企業組織成長。」王盈裕說:「只要是從怎麼做才能幫助企業的角度思考,CIO跟CDO互動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至於彼此互動的方式,王盈裕認為會跟行業別有關,如美國最多的CDO都是在金融業,許多CDO原本就具有金融產業的專業知識,只要配合技術方面的專業能力,就可成為稱職的CDO。

「沒有一個人是什麼都懂,如果CDO只有技術背景,可能就無法掌握業務需要什麼樣的數據。」王盈裕說:「但反過來說,業務以為看不到的數據,其實早就有很多解決方案,透過科技是可以取得的。」

王盈裕建議CDO可以考慮設置兩個副手,一個專長是業務方面,一個專長是在技術方面,三者結合起來,可以消弭許多組織之間看待數據的鴻溝,會非常的有力量。

「CDO的出現,其實對CIO而言,反而有解套的作用。」王盈裕說:「因為大數據的趨勢發展,同時也造成CIO的工作負擔增加,如果CIO能夠說服企業,另外找個CDO,讓CIO自己能夠專注於原來的本職,讓CDO來拓展有關大數據方面的技術及業務,對CIO而言,有個專注於數據的部門,讓這個部門去跟組織其他部門溝通,絕對會對於CIO有很大的助力。」

就好像AI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不管是CIO或是CDO可能都無法承擔AI相關業務及技術的工作量。王盈裕指出,此時甚至要考慮設置CAO(Chief analytics officer),或是設置CADO或CDAO的職位,也未嘗不可,但關鍵在於CAO及CDO彼此要相互合作。

CDO要引領組織重視資料價值

王盈裕表示,台灣的開放資料在全球其實相當出名,所以台灣有很大的機會好好發展大數據的相關應用,但需要有人點一把火,這也就是政府及企業可能需要CDO的原因。

「目前的國家預算放在數據領域的部分,其實還不夠多。因為目前將預算放在數據的成效,還很難估計。」王盈裕說:「但我在2009年到五角大廈工作時,發現ERP系統中存有許多數據資料,但就是沒辦法拿出來應用,如果能夠把數據管理的層次提升上來,就可以做很多事情。」

在王盈裕的努力下,美國政府單位領先設置CDO,至今已經有將近十年的歷史,目前設置CDO的產業領域,甚至已經擴及金融服務業、健康照護、IT產業、零售業、消費者科學領域。

「每個產業的問題雖然都不一樣,基礎的方向卻都一樣。」王盈裕說:「CDO現階段的目標,應該是如何整合這麼多的資料,讓不同的產官學界,都能找到自己的需要。」

王盈裕指出,由於多數企業運作並不會相互分享數據,CDO必須要找出誰擁有擁有數據,而且最好是處理大型企業規模等級的資料,比較能看出資料的價值。

如美國陸軍內唯一擁有數據的人是陸軍部長,其他所有人則是數據之管理者或維護者,於是作為改善陸軍數據持續努力的一部份,美國陸軍部長於2010年任命了第一位CDO,因為美國陸軍意識到要對戰場發生的事件,以及對使用科技獲取優勢的適應力強的敵人做出適當的回應,必須要將數據視為策略性資產和解決為行動開發數據的迫切需求。

建立數據意識及文化是首要任務

王盈裕指出,數據長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廣數據意識,要讓管理階層意識到,如果不能好好整合數據,增加數據的附加價值,就可能會被競爭者超越。但要提高數據品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資料品質的問題,並非常為人們所查知,缺乏高品質資料的堅實基礎,「髒資料」將會侵蝕組織有效運作的能力。

「從資料、資訊、知識到智慧,如果沒辦法定義數據,就不要勉強去定義。」王盈裕說:「企業沒有整合好資料,同樣的工作就可能會不斷的重複,資料管理者或是團隊也會常常被其他人質疑,導致計畫案停滯,甚至團隊解散的結果。」

王盈裕強調,數據長要有建構以資料為基礎的組織能力,透過框架產生洞見,幫助企業超越孤立的數據項目,領導建立可持續的組織數據實踐能力。所以數據長必備的技術與經營管理能力,包括資料策略、資料與企業結構、資料治理、資料品質、資料科技、資料視覺化與呈現、適應性營運管理、人際溝通技巧與領導能力。

「當累積的資料愈來愈多,自然就會有人想要加以利用。」王盈裕說:「但由於對隱私權的重視程度日益加重,企業一定要設法建立『資料文化』,那些資料能用,那些資料不能用,一定要弄清楚,這就可能需要CDO去跟企業各個部門去協調。」

從前CIO在面對資料時,往往只需要注意儲存、傳輸、處理等技術面的問題,所以不見得有很熟練的人際溝通技巧,每一種工作都會需要不同的才能,CIO不見得樣樣才能都具備,應該要設法尋覓各種不同的人才,不要擔心CIO的權力受到影響。

王盈裕指出,就像郵差的專長是將信件從A點送到B點,但是不可以把信打開。就像CIO的責任應該是要確保資料能夠從A點送到B點,相關的基礎建設一定要做好,但是傳送的資料品質本身好不好,如果沒有CDO來負責,就可能沒人管了。

「有了資料策略,當資料在處理的過程中發生爭執,才能作為處理的根據。」王盈裕說:「CDO一定要Think Big,Move Fast-思想要宏觀,行動要迅速。有效領導,才能影響跨職能協作,實現企業目標。」